后大越野时代何去何从 詹郭君解读汽摩协改革-新闻动态-中国赛车网_极速赛车


后大越野时代何去何从 詹郭君解读汽摩协改革

2016-08-05 22:54:20来源:方肇

 

9月23日讯 随着第三届丝绸之路中国越野拉力赛的圆满落幕,赛车界的人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转向了即将到来的WRC怀柔站。大赛一场接一场地摆在在国家体育总局进一步深化改革的客观形势面前,众所周知汽摩运动管理中心即将步足球运动管理中心的后尘,成为第二改个深化革的试验田。中国汽联将要何去何从?汽摩运动管理中心主任詹郭君在柳州接受记者专访时解读了未来中国汽联及中国摩协的走势。 


一、大越野大旗不倒 

作为中国汽车运动的一面旗帜,已经成功举办了三年的大越野未来将有怎样的前途?这是广大业内人士极为关心的一个话题。詹郭君介绍说:“今天的大越野是第三年,当时我们的设想就是在第三年有所变化。之前在与信中利谈判的时候,我们曾经预测过,第一年肯定是要赔钱的,第二年很有可能也还是赔钱,第三年才可能持平,达到不赔不赚的状态。现在看来,基本上是差不多了。” 

在詹郭君看来,大越野发车台从鸟巢、八达岭挪到大明宫,这不仅仅是一道地理题,也不是简单的体育题,也是一道政治题:“在去年年底,总结前两年的比赛,准备今年的大越野时,我提出了一个要求,要有所变化,要与中央‘一带一路’的战略布局有所吻合。所以,我们最终就定名为‘丝绸之路中国越野拉力赛’这样一个名称,从西安也就是古长安这样一个丝绸之路的起点开始发车,从名称上、从线路上都有所改变。” 

于政治之外,在詹郭君看来,大越野既是一道工业题,还是一道经济题:“这样一来,各地政府和体育局都非常重视。还有一点,就是国际车队和车队的参与,尤其是彼得汉塞尔的到来,对这站比赛有了一个非常好的促进。毕竟这是中国唯一一个跨省区的赛事,在长距离的比赛中,还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应该说,咱们的一些长距离分站已经做得很好了,参赛车辆众多、人气兴旺,但它毕竟还是在一个区域之内的比赛。中国幅员辽阔,地形地貌复杂多变,还是以跨区域的比赛为一个最大的看点。另外一个,长距离的越野赛,最高的境界就是拉直,不能老是在一个地方转圈。这一次,我们的比赛也吸引了很多的国际厂商车队来参与,而且也与中国汽车工业有了紧密的联系。中国的汽车市场之大,也是其他国家和地区所无法比拟的。连续6年来,中国的汽车的产销量一直都是世界第一,这也是我们开展汽车运动的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 

手里握着这样一个令人羡慕的金饭碗,詹郭君自然不会轻易放下:“我们现在有一个非常好的竞赛氛围,我也相信,未来的大越野肯定会一年比一年好。我们还有一个很好的发展方向,就是跟俄罗斯一起来共同主办一项跨国的赛事,现在还在协商之中,尚未最终定局,但是已经有了一个商谈的基础。俄罗斯方面很有这个意愿,我们也有这个意愿。如果能够做成这个北京到莫斯科的赛事,途中再经过乌兹别克斯坦和蒙古,这样途经4、5个国家,在长度、时间和难度等方面,都可以媲美达喀尔。起码在我来说,我的想法是不能丢掉我们丝绸之路中国大越野的品牌,即使跟俄罗斯合作了,咱们这一块也得套装到里面去。我们会是第4届、第5届这样一直办下去,无论从北京到莫斯科还是从莫斯科到北京。” 


二、大手术大势所趋 

2014下半年以来,关于足球与赛车的体制改革试点就已经成为了中国体育界的一大热点,詹郭君坦率承认,这毋庸讳言,早已成定局:“改革是大势所趋,我们从去年已经开始酝酿了,做了很多前期的工作。现在中国汽联改革的方案已经下发了,改革已经正式启动。主要是从管理的体制和机制来进行改革,从目前来看,我们是三块牌子一套人马,也就是事企不分,我们既是国家的事业单位,同时也有两个群众组织。另外,我们还存在着事企不分、事社不分还兼社企不分,我们中心与汽联摩协是互相融合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未来的改革主要就是改变这个模式,最多再给我们保留一两年,逐步就取消了。最终还是社会群众组织这种形式,把汽联与摩协合并,两个协会的独立法人合成一家,成立中国汽车摩托车运动联合会。这样的改革应该说是比较少见的,一般都是分,而我们是合。” 

人们有理由怀疑,一旦脱掉了国家体育总局的官衣,中国汽联还有权威性吗?詹郭君对此豪不担忧:“第二个是把公司的业务剥离开,公司单独运作,同时实现管办分离。未来的协会主要是培训,制定中长期规划,构建会员服务平台,制定、修改赛事规则和章程等等。这样一来,未来的中汽摩联将是社会上众多的赛事承办机构之一而非唯一。比如说,现在在我们之外,已经有力盛公司、玖事公司等等,也都在做赛事,对我们来说,这样的公司越多越好,我们不可能是唯一的,也没必要是唯一的。只有这样一个百花齐放的格局下,各种赛事交到不同的赛事公司去运作,这样才能形成真正的管办分离,实现市场化的运作。” 

在中国赛车界,于传统两强的拉力赛和场地赛之外,曾经的小弟弟越野赛近年来却日渐火爆,除了大越野及中国越野系列赛的其它分站之外,COC日渐成熟,与之分庭抗礼的“黄金联赛”也不甘示弱,那么中国汽联将怎样面对这类挑战呢?“应该说将来各种赛事会非常普及和发达,我们现在的赛事不是多了,而是少了。未来的协会将积极鼓励和支持地方协会和俱乐部去多做自己的赛事,比如说,我们现在一年只有100多场比赛,将来可能会达到一年1000多场,这对于汽摩运动来说是好事,完全没必要排斥它。如果只想把所有的赛事都攥在自己的手里边,这样小的格局你就做不大了。你必须利用各省市、各地方协会去做基础性的赛事,我们对它只能是鼓励的态度而非排斥。将来有些赛事,我们会派观察员去看,毕竟这是个有危险性的运动项目,是否公平公正也需要上一级主管部门监督。未来我们会把赛事分类,一类是大越野、WRC这样的国际性赛事,不管赛事审批制度怎么改革,这种赛事都是不能下放的,因为它还涉及到部队、公安等等社会各方面的协调。” 

詹郭君表示,中国汽联将以抓大放小的姿态面对各级赛事:“二类赛事,基本上都是省市以及各地汽摩协会、会员单位主办的赛事。三类赛事,基本上就是俱乐部自己办的小范围赛事。这三类赛事都可以进入到中国汽联赛历之中,而且不存在收费的问题。但是为了规范它,不能一出事组委会就跑光了,找不到人了,规矩还得有,不能放任自流。我们最根本性的变化,是从管理到服务。所以我们马上就要有一系列的培训班,邀请国际汽联的专家来上课,对各地方协会进行培训,人才的培训必须先行,办赛事要有人,未来赛事那么多,不可能完全都靠汽联这几个人去办。这也是为将来地方汽摩协和俱乐部运作赛事打下一个基础,这是我们事业蓬勃兴旺的前提。” 

三、大手笔大吹法螺 

毫无疑问,多年来在国家体育总局的各个项目中,赛车运动的宣传是走在最前列的,但詹郭君认为尚不足以沾沾自喜,而且还有极大的提升空间:“在宣传方面,我们注意到是有不同的层面和需求,可能作为一流的车队车手及厂商,会有非常强烈的宣传需求。而很多个人车手,就是想要来玩个过瘾,只为体验,有没有宣传我无所谓。这些人是一个数量非常庞大的运动主体,但是随着他水平的长进和成绩的提升,慢慢也会有宣传方面的需求。” 

詹郭君分析说:“最初的比赛,很多在地上铺块油布就是维修区了,然后才慢慢发展壮大起来的。有些赛事,例如越野e族的一些比赛,就是爱好者自己来玩的,并不那么需要宣传。只有在慢慢拿到成绩之后,才逐渐有这方面的需求。总的来说,赛车运动还是一个商业化程度比较高的项目,所以我们会在赛历里分类,并非都是纯竞技的,比如体验类的,倒车入库、直线竞速、绕桩走线等等,群众广泛参与的,这样的赛事也值得鼓励和支持。” 

其实许多车队和车手参加国家级的锦标赛,在年度积分方面的追求之外,也有很大一个因素是看重这些赛事庞大的媒体阵容和宣传力度。对此,詹郭君承诺,这个绝对优势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持续保有,而这也将是国字号赛事的一大品牌特色:“应该说,最近几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我们的赛事宣传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在手机APP的模式方面,我们也会考虑到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未来的宣传肯定是多方位、立体化的,而不是单打一的模式。在这方面,之前我相信在国家体育总局的所有项目中我们是走在前列的,以后仍然会越来越重视,模式会有所改进,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力度只会加大,不会削弱。” 

文章关键词:

 

方肇

共有0条评论

评论 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