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取消赛车女郎引争议 老伯尼批评自由媒体-新闻动态-中国赛车网_极速赛车


F1取消赛车女郎引争议 老伯尼批评自由媒体

2018-03-08 10:03:32来源:千寻


“虽然雇用赛车女郎的做法几十年来一直是一级方程式大奖赛的主要内容,但我们认为这种风俗并没有与我们的品牌价值产生共鸣,显然与现代社会规范不符。一级方程式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不认为这种做法对于F1和世界各地的新老车迷来说是恰当的。

一级方程式商业运营董事总经理肖恩·布拉奇斯(Sean Bratches)表示,这一做法在去年一直在进行审查。

2018年F1将不再有举牌女郎。这可能是自2016年下半年美国自由媒体集团收购F1以来,F1世界面临的最大变革。这两年好莱坞女权、反性别歧视的大潮一浪高过一浪,美国自由媒体集团显然站队其中,并于本月初发表声明要改变F1、乃至整个赛车届几十年的传统,"我们感觉这项传统并没有跟我们的品牌价值产生共鸣,显然与现代社会风俗不符。"

但这项改革一发布,就遭到多位车手的强烈diss,他们甚至发起了一个3万多人的签名请求。维斯塔潘就霸道放话:"女孩子们必须留下!" 车队高管也都声援,要求留下赛道女郎。法拉利主席马尔乔内表示,"这么多年来,赛道女郎一直是F1的一部分。"红牛车队顾问马科也对新政提出异议:"我真的无法想象,在美国,啦啦队会全程参与比赛,为什么F1就不能有?"

梅赛德斯车队非执行主席、F1名宿劳达认为,这跟"性别歧视"完全不沾边,"妇女解放完全正确,但为什么不让她们继续站在赛道旁呢?"



意见最大的当然是F1运动前掌门人伯尼老爷子。在他看来过去使用赛道女郎并未冒犯到任何人,而新政就是"矫枉过正"。伯尼告诉《太阳报》:"应当允许赛车女郎的存在,不仅车手们喜欢,观众们也喜欢。赛车女郎是F1秀的一部分,也是表演的一部分。我看不出来漂亮女孩子举着数字和一位车手站在一起,冒犯到谁。有些工作只有女孩子才能胜任,而另外一些工作只有男孩才能胜任,这种分工本质上是一样的。"

"有些工作只有女孩子才能胜任,有些工作只有男孩子才能胜任",估计伯尼这话一出又要被批评政治不正确。就像前不久,汉密尔顿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侄子穿裙子的照片,随便打了一句"男孩子不穿裙子",被炮轰"性别歧视",最终道歉收场。

今天我们只是想说明,F1的赛道女郎们不是单纯物化的花瓶,她们也是F1文化的一部分。上世纪60年代末期,日本模特小川罗莎出现在日本国内摩托车赛的颁奖礼上,让人们猛然意识到:追求极速、充斥雄性荷尔蒙的赛道,也可以很美。小川罗莎身穿赛车服、模仿玛丽莲·梦露的宣传海报,风靡一时。"赛车女郎"也由"Race Queen"这个从日本诞生的英语生造词,开始了一种文化。

赛车女郎出现了,但仅仅作为颁奖典礼、或者车手签名时的陪衬。直到1983年,防晒乳业公司Hawaiian Tropic从美国空运了一群金发碧眼的模特,参加法国勒芒24小时耐力赛开幕式。这群挂着公司条幅的比基尼女郎,在赛道旁引起了轰动。

把"比基尼女郎"从灵光一现,模式化推广到整个行业,还得靠嗅觉灵敏的日本人。1984年,"铃木8小时耐力赛"开始大规模推广"赛车女郎"。而"铃木8小时"的观众人数也成倍增长,达到13.5万人次。想想近年的8.5万人次,当年是如何一种盛况。

发展为产业的"赛道女郎",英文名定在"Paddock Girls"。Paddock就是赛车出发前的准备区。姑娘们需要在比赛前,举国旗入场,也有的会站在发车位旁给车手们打伞、举牌。

赛道女郎一般在17-28岁之间,青春的面容、窈窕的身材必不可少。



但这也真的是一份辛苦活儿,有时在烈日下赛道上的温度会高达50摄氏度以上,车手穿着厚重的赛车服,必须有人为他们打伞遮荫。而这些负责打伞、举牌的赛车女郎自己也要承受这份高温炙烤。

福利也是有的,跟车手亲密接触、签名合影,或者上镜、全球曝光都算。有时车手也很有爱,比如MotoGP的罗西会给打伞女郎戴个帽子。维特尔也曾在夺冠后,冲着颁奖台上的赛车女郎喷洒香槟,一同庆祝。

以上的发车女郎,是所有"赛车女郎"中地位最高的,收入也最高,有的模特可达年收入300万人民币。其次是车队女郎,跟随车队在比赛现场、活动现场做推广;再次是广告女郎,在比赛外围展示商业元素。

她们都是镜头捕捉的焦点,受关注度仅次于车手。所以,千万不要小看了赛道女郎哟。

文章关键词:

 

千寻

共有0条评论

评论 0 顶部